dmkx ·

中国国家公园丨纯净独特 生态腹地

  2020年被称为中国国家公园元年,我国地域辽阔、气候多样,孕育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为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我国进一步加大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在保护生物多样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此,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暨科学普及出版社)隆重推出中国国家公园科学全记录主题内容。首期介绍《三江源国家公园》。

  三江源国家公园位于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腹地,包括有森林、草地、荒漠、湿地等多种生态系统类型。森林生态系统中包括多种稀有植物物种,同时也是众多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得天独厚的草地生态系统宏伟壮观,一望无际的草原背景下是活跃的野生动物,高耸的皑皑雪山脚下是低矮的垫状植物。独特的地理和气候条件造就了可可西里的荒漠生态系统,远离人类文明的核心地带,保留着大自然最本真的模样。冰川融水创造出数不清的河流,交织进庞大的湿地生态系统中,形成各色各样的湖泊,就像一粒粒珍珠,镶嵌在三江源的心脏地带。

  

  一只藏羚羊 闹布·文德摄

  独特的环境孕育独特的生物

  青藏高原独特的自然环境,孕育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独特的生态系统。三江源园区独特的地貌类型、丰富的野生动物类型、多姿多彩的森林与草原植被类型,构成了一道亮丽又独特的自然风景,更为大自然景观增添了奇幻和瑰丽的色彩。

  三江源园区典型的生态系统类型有森林生态系统、草地生态系统、荒漠生态系统、湿地生态系统等。从生态系统的生物种类组成来看,许多动植物种类为青藏高原特有种或分布于青藏高原地区,如国家级珍稀保护动物野牦牛、藏原羚、藏羚羊、雪豹、藏野驴等,代表植物如川西云杉、大国圆柏、紫花针茅、青藏苔草、多种蒿草属植物等。

  

  荒漠中的藏羚羊 闹布·文德摄

  我也有我的脆弱

  由于青藏高原隆起的时间不长,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土壤、植被等自然环境还处于年轻的发育阶段,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相对简单。高寒生态系统的稳定性较低,容易受到外界因子的干扰,自身的调节机制也不够健全,一旦遭到破坏,恢复极为困难和缓慢,有时甚至是不可逆转的。

  

  三江源草原 付洛摄

  青藏有森林,绝世而独立

  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林地中,大部分植物为青藏高原特有种,在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吸收大气二氧化碳增强碳汇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生态功能。这部分森林位于横断山脉的林区向高寒草地过渡的地带,不仅是优美的景观,其植物多样性在青海省也颇为重要。

  

  三江源森林生态系统 肖巴摄

  高原有个“小江南”

  提到高原,人们就会想到冰山、草地、满身披着长毛的大牦牛,气候十分寒冷。我却告诉你,这里也有青山绿水,气候湿润,也有茂密的原始森林,你相信吗?

  班玛县位于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内,地处青南高原东部、巴颜喀拉山东北麓,全县平均气温24℃,境内平均降水量638毫米,年蒸发量1281毫米,年降水量仅次于久治县,为全省第二。夏秋季的班玛,青山绿水,气候湿润,景色分外迷人。

  

  班玛县森林 雅格多杰摄

  为什么呢?由于海拔较低,加上境内有全省最大的原始森林、巴颜喀拉山的支脉仁玉山横贯东西形成群山环抱的盆地地形风原因,造成了县内独特的“小气候”。因此,班玛县也素有“果洛小江南”的美称。

  

  “果洛小江南” 蔡征摄

  三江源湿地生态系统

  根据1971年签订的《湿地公约》,湿地是天然或人工,长久或暂时的沼泽地、湿原、泥炭地或者水域地带(包括静水、流水、淡水、咸水、低潮时不超过6米的水域)。简单来说,湿地就是潮湿的陆地。湿地生态系统是水陆系统相互作用形成的生态系统,处于陆地生态系统(如森林和草地)和水生态系统(如湖泊和海洋)之间过渡带的自然综合体。

  三江源国家公园湿地资源总面积为215万公顷,约占总面积的17%。三江源园区河流密布,湖泊、沼泽众多,高山冰川广布,是世界上湿地生态系统中海拔最高、面积最大、分布最集中的地区。

  

  三江源湿地 许明远摄

  滚滚而逝的江河、潺潺流过的小溪、神秘幽静的沼泽、明媚灿烂的沙滩、郁郁葱葱的水稻田,这些美景都遍布于湿地,而湿地就在我们身边。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