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新冠疫苗到底要不要打?听听协和专家怎么说

淘宝特卖精选

  作者:曹 玮

  审核:李太生

  单位: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

  2020年在人类与新冠病毒的艰难角力中悄然而止。抗疫之年,环球同此凉热,几家欢喜几家愁。

  随着又一个冬季的到来,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疫情又见抬头之势,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极强,而新冠肺炎疫情中病原识别和疫苗研发速度之快亦是前所未有的。

  最近一两个月,有关疫苗进展的新闻不断在网站头条和各大报纸版面中出现,面对如此热议的新冠疫苗,作为普通百姓,我们到底要不要打呢?

  

  哪些人适合?

  哪些人不适合?

  疫苗对人体是否安全?

  接种后会有不良反应吗?

  《协和医学杂志》特邀北京协和医院

  感染内科 曹玮 副主任为您:

  一探究竟

  ●疫苗到底有多重要?

  

  对很多传染病而言,疫苗确实是终止流行、实现群体免疫的关键手段。

  人类在进化和发展的漫漫长途中,无时无刻不在与传染病作斗争,很多传染病都是通过接种疫苗才得以有效遏制的。

  1980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成为第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根除的传染病,这一曾经肆虐了4个世纪、先后夺去3亿人性命的传染病之所以能够被根除,与天花牛痘疫苗的成功研制以及推广使用是密不可分的。

  而在我国,从1978年开始启动并不断完善的“计划免疫”,对降低我国脊髓灰质炎、乙肝等传染病的发病率和流行率亦可谓功不可没。

  ●疫苗如何在人体内发挥作用?

  疫苗的核心思想其实并不复杂。我们人体的免疫系统好像一支护卫人体安全的防卫部队,而各种病原微生物如细菌、病毒、真菌等就是企图入侵人体的敌人。每次机体应对外界病原微生物的过程都是防卫部队与敌人之间的一场战争。

  而疫苗之于人体的作用,就相当于是军队打仗前的演习。简单来说,就是用经过处理或者特制的病原成分(疫苗)来刺激免疫系统,让我们的免疫部队熟悉敌人,培养出专业克敌的定向特种兵。

  这样,当真正的敌人来袭时,有定向专业加持的特种兵就能迅速动员,发动免疫部队,杀敌于无形之中,从而避免或减轻疾病的发生。

  ●疫苗是如何研制出来的?

  

  通常疫苗都是由经过处理或合成的病原成分制作而成。

  例如,第一代疫苗往往利用经过减毒或灭活的病原体来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第二代疫苗则在此基础上,利用基因工程人工合成最能激活机体免疫记忆的病原成分(通常为一些病原蛋白),其刺激应答的效率更高。

  在这次疫情中,我们还听到了一些通过新方法研制出来的疫苗,包括重组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前者是把刺激免疫的主要病原体片段放在另一种致病性很弱的病毒上(例如腺病毒),由载体病毒带着真正的目标进入人体来激活免疫系统。而核酸疫苗则是直接把编码病原成分的基因片段作为疫苗导入体内,让这颗种子利用人体的合成系统成为真正的病原蛋白,发挥免疫刺激作用。

  

  不管采用哪种技术,成功研制的疫苗,其成分和强度都是被控制在一个刚刚好的水平,既能够起到演习训练机体免疫系统的作用,又不至于引起明显的临床症状。“过犹不及”,用来形容疫苗再恰当不过。

  因此,研制出稳定有效的疫苗并不那么容易。大部分目前应用比较成熟的疫苗都属于第一代或第二代疫苗。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重组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都还没有大规模应用的先例。

  ●新冠疫苗的研发进展如何?

  

  在这次新冠肺炎的大流行中,我国不仅在疫情防控中最先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在疫苗研发中的表现同样极其亮眼。

  目前,我国共有5款疫苗进入III期临床研究,分别覆盖了不同的技术路线。而即将完成III期临床研究的两款疫苗,均采用的是灭活疫苗技术,与其他类型疫苗相比,其安全性和稳定性更好把握。

  当然,既然是疫苗,最重要的是有效性,产生抗体应答通常是疫苗保护效力的表现之一。

  从现有研究结果来看,这两款疫苗人体接种后产生新冠病毒相关抗体的能力很好,当然,这还不能完全等同于疫苗的有效性就很好。

  大家可能在不止一个场合听到过,一款真正成熟的疫苗需要很长的研发周期。由于新冠病毒对人类社会的巨大挑战,目前国内外疫苗均是通过应急研发途径应急审批的,也正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流行时间尚短,各型疫苗的保护效力及其能够持续的时间都仍需更长时间的观察才能下结论。

  终极问题:

  新冠疫苗来了,到底要不要打?

  哪些人适合?

  哪些人不适合?

  

  中国当前在全球属于新冠疫情的低流行区,除了境外输入病例外,本土病例属于散发状态,这与我国政府和人民在过去一年中的持续努力是分不开的。

  在这种情况下,普通人群暴露的风险相对较低,通过有效佩戴口罩、勤洗手、避免聚集等措施完全能够实现日常预防,那么接种新冠疫苗的潜在获益就相对有限。

  ▲适合人群:对于从事高风险行业如进口冷链、口岸检疫以及部分交通及医疗工作的人员,或有需要前往新冠高流行国家和地区的人群,紧急接种疫苗是有帮助的,这部分人群应在安排下有序接种。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疫苗和其他疫苗一样,接种后短期内可能会出现注射部位的酸痛、疲乏、肌痛、畏寒、发热等流感样症状。

  ▲不适合人群:对于正处在发热、感染等疾病急性期、患免疫缺陷或免疫紊乱的人群以及部分慢性疾病人群,建议暂缓接种。对于12岁以下的儿童,需要等待进一步研究数据披露明确是否能够接种。

  TIPS

  如已接种了流感疫苗,还能继续接种新冠疫苗吗?

  理论上说,新冠疫苗与流感疫苗间应该不具有交叉反应,而且目前国内所有可及的新冠疫苗均为灭活疫苗,相对来说安全性也较好。

  不过,对于新冠疫苗这个疫苗家族新成员,我们建议在接种时间上最好能与其他疫苗分开,相隔至少两周以上,以尽量减少非预期的相互影响,同时也需要密切观察接种后的反应。

  曹 玮

  北京协和医院 感染内科 副主任

  由于新冠病毒走进人类视野的时间还并不长,我们对于这个病毒和它所引起疾病的了解仍需不断深入。目前,对于新冠疫苗免疫后人群保护的持续时间、病毒暴露时的保护形式认识还不全面,需要更多的观察和总结。

  即使接种了疫苗,仍应继续遵循佩戴口罩、手卫生、保持社交距离等防疫措施。只要我们采取科学严谨的态度,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和控制新发传染病的方法。

  作者简介

  

   曹 玮

  副主任医师,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副主任

  2008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获临床医学博士。主要专业方向:感染性疾病及不明原因发热的诊治;HIV感染的异常免疫激活及免疫调节治疗。2020年2月7日至4月15日随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赴武汉参与一线诊治。

  

审核专家

  

  李太生

  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

  博士研究生导师,清华大学特聘教授,北京协和医院第二批援鄂抗疫国家医疗队队长。曾任中华医学会热带病与寄生虫病分会主任委员,现任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先后在Lancet、Clin Infect Dis及AIDS等主流学术杂志发表论文300多篇(其中SCI论文131 篇),他引7123次。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华夏医学科技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全国五一劳动奖,法国医学科学院“塞维雅”奖,吴阶平-保罗·杨森医学药学奖,“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20年全国先进工作者。

  文字编辑:李娜 刘洋 赵娜

本文由程序自动从互联网上获取,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为什么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淘宝特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