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獭日,千眼观自然

淘宝特卖精选

  2017年12月,在长江上游无数支流中不起眼的一个,我们走出了山地和草原,把视线转向了永远流淌在视野边缘的河流。相比于沉没的群山和寂静的草地,除去走兽的呼啸和空气的流动,河水的奔涌几乎是大地发出的唯一的声音,而河流中的生命,也和这声音一样喧闹和可爱。

  

  玉树巴塘河——你几乎可以从这张图片中听到河流的声音

  欧亚水獭,这种古北界分布范围最广、栖息海拔最高的哺乳动物,在青藏高原也并不少见。从如色林错般的湖泊,隆宝滩般的湿地,巴塘河般的溪流到通天河般的江水,欧亚水獭几乎占据了青藏高原全部的水域。在不食鱼戒杀生藏族文化的荫蔽下,百万年来,水獭从来都是这条河流中真正的主角。

  但是,调查并不容易。感官发达,昼伏夜出,欧亚水獭留给我们的是巨大深邃的谜题。样线调查发现痕迹,社区访谈补充信息,红外相机持续监测,雪后的足迹,成堆的粪便,以及无数过曝模糊的身影,在许多从前无人知晓的信息被获得的同时,似乎总还欠缺些什么。

  

  模糊的水獭影像

  在调查开始的七个月后,六处青海省生态环境厅信息中心的视频监控摄像头为我们的水獭监测补上了最后一块拼图,无数红外相机难以捕捉到的画面被真实完整地记录了下来,清晰地揭示了这种可爱动物的日常,同时也告诉了我们究竟还欠缺了哪里。

  

  水獭监控摄像头本尊

  

  首先,视频监控能够打破红外相机触发、时长、视角以及视野的限制,完整地还原水獭出现的开始和结束。在为期20个月的监测当中,布设在玉树巴塘河和扎曲河畔的六个摄像有累计记录到了欧亚水獭视频1040段,照片2755张,而其中很多都令人无比兴奋和新奇。

  比如,一个完整的进食过程。

  

  在河边吃鱼的欧亚水獭

  比如,一次短暂的约会。

  

  红外相机:发生了什么?你们太近啦

  还有,抓痒和蹭蹭。

  当然,欧亚水獭作为鼬科水獭亚科的一员,无论在怎样的环境当中,好奇爱玩儿的天性在水獭身上都会得到极致的体现。

  比如,替我们检查红外相机(实际已经因为水大撤掉了)

  

  诶,相机好像撤掉了,我来看看……等等这是什么?!

  比如,发现了一个棍子。

  

  就是个棍子啦,不要给自己再加戏啦!

  三江源频繁的降雪更是给欧亚水獭提供了玩耍的理由,只要有雪,一定要去蹭一蹭,滚一滚。

  同时,从这段影像中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出,由于受限于流水的干扰,红外相机布设的角度只能朝向陆地,而极为重要的两侧PIR感应也只能关闭,这就导致在很大呈上红外相机的延迟触发和视角局限会导致众多信息的缺失——在看到这段影像之前,我们一直都以为这只是一只水獭……

  

  在这里,水居食鱼的或许只有欧亚水獭,但出现在水边的可不止是它。通过架设起的视频监控,我们还监测到了无数和欧亚水獭共享着同一栖息地的野生动物,而这样丰富的种间关系其实才真正是河流生态系统的魅力与全貌。

  如果以出现频次来统计,仅次于欧亚水獭的,便是川西鼠兔。作为水獭监测点的陆上居民,川西鼠兔总是在水獭活动的间隙跑出来急促地完成自己的事情。

  但是,也有对出现时机判断失误的时候,比如:

  

  与欧亚水獭同框的川西鼠兔,瑟瑟发抖(是的,水獭是会捕食小型的哺乳动物的)

  或是,同另一个跳跃的小伙伴不期而遇:

  

  “雾草这啥”川西鼠兔与高原林蛙的邂逅

  不过,对于更多的野生动物来说,河流是作为水源地的存在,目的简单,路径明确。

  比如:

  

  两只结伴来饮水的狼

  比如,与欧亚水獭同属鼬科的石貂:

  

  来河边饮水的石貂

  当然,还有著名的以自信的姿态横渡长江上游的胖狲(误)

  

  正(diao)在(jin)渡(shui)河(li)的兔狲

  然而,除去居住在河边和来河边饮水的动物之外,似乎还有一些是专因水獭而来的。他们匆匆地出现在水獭的洞穴或排便点附近,似乎总在寻找和等待着什么。

  在早先的监测中,我们便记录到过豹猫同水獭间争抢洞穴的场景

  

  豹猫和水獭争抢洞穴

  而在更多的时候,豹猫似乎有着其他的目的。

  

  出现在水獭监测点心事重重的豹猫

  经过两年多的监测,可以确定的是,豹猫不一定是真的猫,但赤狐是真的狗。

  每天晚上至少两趟巡视,看看水獭有没有吃剩的鱼,或者,藏起来还没吃的鱼。

  

  例行检查

  当然如此辛苦还一直坚持的前提就是,真的可以得手:

  

  得手的赤狐

  直到有一天,一只趴在岸上休息的水獭决定不再忍受,决定不再忍受来自赤狐的欺凌和蔑视……

  体型健壮的雄性水獭还是很有战斗力的。

  不过,甚至就连小小的蹼足鼩也会来分一杯羹。

  

  蹼足鼩小口小口地撕扯着水獭丢在河岸上的小鱼

  看来,欧亚水獭储存和吃剩的鱼真的是为众多河岸的动物提供了重要的食物。

  

  唉,我还是不要再往岸上存鱼了

  除了上面的动物,我们记录到很多傍水而居的鸟类,普通秋沙鸭、普通鸬鹚、鹮嘴鹬、孤沙锥、河乌、白鹡鸰、黄头鹡鸰、白顶溪鸲等等,每年鸟类迁徙的周期也可以略知一二。

  

  以上记录到的欧亚水獭的行为和种间关系为我们带来了全新的认知,但对于实地的保护工作,视频监控记录到的潜在威胁更为我们未来的工作指明了方向和可能。

  比如,频繁造访河边的流浪狗

  

  拖家带口的流浪狗已成为这片土地的常态

  作为青藏高原藏獒产业崩盘的产物,藏区三五成群游荡觅食的流浪狗对中小型动物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强壮的身体和无规律的活动使得其他原生物种难以适应,很容易成为这一典型的人类活动的牺牲品。

  再如,顺河流而下堆积在岸边的垃圾。

  

  一块漂浮的泡沫加上因暴雨猛然上涨的水面便可以在一个夜间让红外相机电量耗尽

  在我们先前的调查中,也曾在水獭的粪便里发现过塑料垃圾。

  

  含有塑料垃圾的水獭粪便 摄影/雪松

  但是,这样的垃圾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在一个地点加以控制和清除的,河流的保护永远都不是一个特定的地点,全流域的共同行动和参与才是唯一保证河流健康的途径。

  不过,欧亚水獭和垃圾玩耍起来这事儿就另说了。

  

  水獭真的是可以把身边的一切拿来玩耍

  还有,此前频繁出现的放生活动。

  

  在河边放生的人群

  大规模的放生活动为玉树原生的河流系统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外来鱼种的大量引入或许是这一绵延了上亿年的生态系统第一次面临真正的危机。因此,在2019年初,玉树州政府颁布了《关于在三江源头水域禁止外来鱼种随意放生的通告》,自此,私自放生的乱象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控制。

  不过,藏族朋友爱生护生的初衷却以另外的方式延续了下来,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虽然不能继续放鱼,但是给鱼提供一些食物还是可以的,所以便总能看到向河流中抛洒馍馍和饼子的阿吾阿姐。

  对此,起码欧亚水獭似乎并不介意。

  

  这是什么让我来尝一尝

  

  当然,365天24小时不间断的视频监控为我们还原和重现了无数令人兴奋和欣喜的影像,这一点是红外相机无法比拟的。但是,场景被完整还原的不单单是水獭或其他动物出现的时刻,更多的,是透过三江源稀薄空气后永无停歇的水流。所以,单凭一人或几人的力量是很难对视频拍摄到的野生动物进行持续的定位与录制的,而这,也正是玉树“云獭”公民科学家活动的初衷和意义所在。

  2020年的五一假期,在青海省生态环境厅信息中心的支持下,我们在网络上对其中一个水獭摄像头进行了长时直播。在为期五天六晚的直播当中,我们记录到了6次7只水獭,9次赤狐,以及很多次鼠兔。

  

  五一直播期间拍摄到的水獭画面

  不过,最让我们欣喜的却是来自于大家的热忱与反馈。

  

  

  公民科学家们的云獭直播记录

  所以,诸位在观看直播时,可能注意到在多数的时间中都是看似无尽头的流水和干枯的岩石,但是请一定不要灰心,因为当你在无尽的夜色中看到动物的眼睛如星星般闪烁的刹那,所有的等待都会是值得的。

  

  5月5日夜间直播水獭记录

  当然,我直到现在才敢告诉你们,在5月5日晚,我们的另外一个视频监测点,水獭去了23次……

  审核专家:连新明 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

本文由程序自动从互联网上获取,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为什么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淘宝特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