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冠病例过亿 世界呼唤勠力同心

淘宝特卖精选

 

  一亿!2021年伊始,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数超过了这个严峻的节点。

  无论是人口稠密的发达地区,还是地广人稀的偏远地带,从热带的太平洋岛屿,到寒冷的南极考察站,新冠病毒已蔓延到全球各个角落。

  在与百年一遇大疫的战斗中,人类取得初步成效。当前,疫情远未结束,一年来积累的“抗疫疲劳”、经济承压等问题还未缓解,病毒变异等新风险又开始浮现。尽管如此,随着疫苗接种在全球各地推进,随着合作抗疫日益成为世界主流声音,人们坚信:亿兆一心,“战疫”必胜!

  当疫情成为“亿”情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6日14时22分(北京时间27日3时22分),全球累计确诊100032461例,死亡2149818例。记录显示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呈加速增长趋势,从疫情开始到1000万用时超半年,1000万到2000万用时43天,间隔多次缩短,从9000万到1亿仅用时16天。

  “这是一个严峻和令人震惊的节点。”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日前在回答新华社记者关于全球新冠病例过亿的问题时说。

   

  2020年3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谭德塞说,新冠肺炎疫情从特征上可称为大流行。新华社记者 陈俊侠 摄 

   

    这是2020年12月31日拍摄的空荡的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去年1月30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3月11日宣布新冠疫情具有大流行特征。此后,疫情在北半球夏季一度有所缓和,但近来又出现反弹。

   

    2020年10月30日,一名男子走过法国巴黎街头关门的电影院。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 

  美国是累计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2500万,死亡病例超过40万。在纽约,曼哈顿岛中部的时报广场曾因汇聚各国游人被称为“世界十字路口”,但疫情让该地区人流量一度骤减80%以上,清冷的街道与拥挤的医院对比鲜明。

   

    2020年3月20日,在英国伦敦的一家超市,一名女士从空荡的货架旁走过。新华社发(乔·纽曼摄) 

  公共医疗系统几近崩溃,医疗机构重症病床满员、氧气瓶告急,众多患者等待床位;商店、餐厅、影院等场所门可罗雀;超市货架空空如也,大批货物因疫情无法及时运抵,给居民生活带来不便……这是在多个疫情严重国家常见的场景。

   

    2020年12月21日,英国伦敦圣潘克拉斯火车站国际出发大厅内显示,多趟“欧洲之星”列车被取消。新华社发(蒂姆·爱尔兰摄) 

  人类的生存发展史就是一部与传染病的“斗争史”。14世纪中叶,被称为“黑死病”的鼠疫曾席卷欧洲,当地约三分之一人口死于这场瘟疫;1918年暴发的西班牙流感,在全球造成几千万人死亡。进入21世纪以来,寨卡、中东呼吸综合征等新型传染病又不断对人类生命健康发起挑战。

   

    这是2021年1月8日在以色列莫迪因拍摄的全面“封城”期间空荡的道路(无人机照片)。新华社发(吉尔·科恩·马根摄) 

  作为近百年来全球最严重的传染病大流行,新冠疫情影响范围之广、病亡人数之多、抗击难度之大,历史罕见。

   

    这是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新华社发(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供图) 

  在历次“战疫”中,人类都会通过追踪、隔离等公共卫生措施,加上疫苗、药物等手段,最终控制疫情。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技术负责人玛丽亚·范克尔克霍夫日前在分析全球抗击新冠疫情的得失时举例说,欧洲许多国家在去年夏天曾将相关数据指标降到个位数,但由于到秋天后改变了防控策略,特别是圣诞节和新年期间人们交往增多,导致病例数又迅速上升。但只要用好各种疫情应对工具和措施,“新冠病毒可以被控制”。

    “下半场”有挑战更有希望

   站在过亿节点展望全球“战疫”,既不能忽视挑战和风险,更应看到希望和信心。

   

    2020年12月28日,在意大利罗马一家医院,一名医护人员接种由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新华社发(阿尔贝托·林格利亚摄) 

  病毒变异无疑是当前全球关注的一大挑战和风险。自去年12月以来,英国、南非、巴西等多国报告发现了不同版本的变异新冠病毒。初步研究显示,英国发现的变异病毒VOC 202012/01传染性更强,世卫组织报告全球已有至少60个国家和地区发现感染这种变异病毒的病例。南非发现的变异病毒501Y.V2也已在多国现身。变异病毒的传染性、所致疾病严重程度、对诊疗和疫苗接种的影响等仍待进一步研究,未来还可能出现更多变异。

   

    2020年8月14日,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加林市的新冠疫苗研究实验室内,科研人员为生产由英国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合作研发的新冠疫苗做准备。新华社发(马丁·萨巴拉摄) 

  “这就像足球比赛下半场的换人,”瑞安说,“这会给病毒一些新能量,一些新动力,这增加了你面临的挑战。”

   

    这是2020年9月15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拍摄的“卫星V”疫苗针剂。新华社发(亚历山大摄) 

  “但这没有改变游戏规则,没有改变我们为赢得胜利而需要做的事。”他强调,我们仍然要采取各种防控措施,只是随着对手力量的变化,更应加倍努力。

   

    2020年12月29日,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阿维亚内达,一名医务人员接种由俄罗斯研发的“卫星V”疫苗。新华社发(马丁·萨巴拉摄) 

  在抗疫“下半场”,人类需要面对的其他挑战仍然不少。“禁足”“封城”等严格防疫措施会极大影响经济民生,如何平衡防疫与发展、如何避免人们因“抗疫疲劳”而防控松懈等是横亘在多国面前的待解难题。世界一些地方先前因经济形势所迫、民众急盼回归正常生活等原因“带疫解封”,致使本已控制住的疫情反弹。

   

    2021年1月16日,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机场工作人员卸载首批由中国国药集团生产的新冠疫苗。新华社发(普雷德拉格·米洛萨夫列维奇摄) 

  挑战虽在,希望已现。史上首次,人类在发现导致大流行病的病毒后一年内就研发出疫苗。疫苗研发通常耗时数年,但在去年年初科研人员分离出新冠病毒并完成基因测序后,全球各界勠力同心,现已有多款新冠疫苗获批使用。

   

    2021年1月18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一名医务人员展示中国科兴公司生产的新冠疫苗。新华社发(巴巴耶夫摄) 

  截至目前,美国辉瑞制药公司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合作研发的疫苗、美国莫德纳公司研发的疫苗、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与牛津大学合作研发的疫苗、俄罗斯研发的“卫星V”疫苗,还有中国国药集团、科兴公司等企业研发的疫苗已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启动大规模接种。

   

    2021年1月19日,在巴西圣保罗,医务人员排队等待接种中国新冠疫苗。新华社发(拉赫尔·帕特拉索摄) 

   

    2021年1月22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蒙特贝洛市贝弗利医院,医护人员在“新冠病区”工作。由于新冠确诊病例激增,南加州地区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空置率为零。新华社发(曾慧摄) 

  中国新冠疫苗在安全性、有效性等方面表现良好,并且在可及性、可负担性等方面具有优势,获得巴西、秘鲁、土耳其、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埃及等众多国家青睐。

  在巴西亚马孙雨林深处的一个小村庄,68岁的蒂库纳族老人伊莎贝尔·塞泽里奥本月19日成为当地第一个接种中国新冠疫苗的居民。“我太感谢这支疫苗了!”塞泽里奥用蒂库纳语激动地说。

   

    2021年1月19日,在巴西亚马孙州塔巴廷加市,医护人员为一名原住民接种中国新冠疫苗。新华社发(卢西奥·塔沃拉 摄)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日前表示,世卫组织主导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将在今年年内交付20亿剂新冠疫苗,“疫苗正给予我们结束这场大流行的希望”。

本文由程序自动从互联网上获取,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为什么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淘宝特卖精选